当前位置: 红网 > 企业频道 > 正文

陈重新:把“风”卖到全世界

2015-05-20 09:10:11 来源:湖南日报 作者:李伟锋 编辑:实习编辑 童妙

  创客语录: 梦想是从心中长出来的,不是想出来的。想出来的是幻觉,长岀来的才有魂,才有力,才会持续。

  ——陈重新

  湖南日报记者 李伟锋

  听说过追风者、捕风者,居然还有“卖风”者。

  这个“卖风”者叫陈重新,湘潭平安电气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。

  所谓“卖风”,其实卖的是矿井通风设备。“矿井深处,通风不畅,势必危及矿工生命。”陈重新解释道:“表面看我卖的是通风设备,但这设备是用来向矿井输送‘生命之风’,为矿工提供‘生命之氧’,我说‘卖风’,没错吧!”

  陈重新“卖风”的生意很好:平安电气的矿井通风设备覆盖全国90%的矿井,越南、印度、印尼等国家也用了不少。他还有个梦想:“把风卖到全世界”。

  “要打洞的地方,就有通风的需要”

  平安电气的前身是湘潭防爆电器厂,主要生产防爆变压器、防爆电动机、矿山变压器等设备。

  上个世纪90年代,集体企业倒闭风席卷而来,陈重新所在的湘潭防爆电器厂未能幸免:市场萎缩、生产停摆、员工待岗……

  刚过而立之年的陈重新临危受命,对企业实施破产改制,成立股份制公司。从销售一线回来的陈重新,将企业定位为专业从事矿井通风、除尘设备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及服务。

  当时,很多人认为矿井通风是夕阳产业,很难吃到大蛋糕。而陈重新认为,没有夕阳的行业,只有夕阳的技术,“只要地球上还有要打洞的地方,就有通风的需要,就有通风机的市场,也就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”。他坚定地把矿井通风设备研发生产作为企业主攻方向。

  之所以专注矿井通风,还有一件事,让陈重新十分震撼:一次矿难事故,9位遇难者中有一对亲兄弟,一个找到了尸体、另一个没找到。按当时的赔偿标准,没找到尸体者可多赔5000元。这对遇难兄弟的老父亲千里迢迢赶到矿上后,满含泪水忍痛提出,把已找到的尸体重新送进矿洞:一来两兄弟在此有个伴,二来可多领5000元赔偿金,让以后家中的孤儿寡母多点照顾。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动容,陈重新暗暗发誓:“一定要为矿工兄弟的安全尽一份力。”

  “用造飞机的理念造风机”

  靠着自己四处借来的钱,加上企业股份制改造筹集的资金,陈重新开始专注矿井通风设备研发、生产。

  起初,步履艰难。“当时召开的行业订货会议,我们甚至连报到的资格都没有。”陈重新回忆,“为了见到客户代表争取签单机会,我们的营销人员到处借代表证混进去;中午客户休息时,我们就坐在宾馆的过道上,一瓶矿泉水、一包方便面,简单对付过去。”

  那几年来,他带领营销人员深入偏远的一线矿区,搭煤车、啃干粮、睡小旅馆,走遍了全国100多个重点产煤县,一个矿一个矿地发资料。

  为突破技术瓶颈,陈重新采取“不求我有,但为我用”的方略,与高校、科研院所联合,与行业内专业联合,与产业链上下游企业联合,将人家的智力成果转化为企业新产品。

  为了把西北工业大学一项离心式风机技术应用到产品中,陈重新不惜把自家房产拿去抵押贷款,与技术拥有者合作成立研究室,开发新产品。

  现场是最好的老师。这么多年,陈重新每年都坚持下井,“只有到现场,你才知道井下是什么状况,需要解决什么问题”。他要求企业的研发团队必须下井体验,并用造飞机的理念来造风机,虽然一个在天上飞,一个在地下吹,“但都是人命关天的大事”。

  个人股份主动由72%降至42%

  井下通风设备需要防爆,但是通风设备的变频器在运行中会发热。热量聚集到一定程度,会引起设备故障,严重时还会引发事故。当初许多井下的通风设备都采用水循环冷却方式,不太适用。陈重新折腾了好几年也没能有效解决。

  有一次,他傻傻痴痴地看着一台矿井通风机,突发灵感:“变频散热可以水冷也可以风冷,我们生产风机,为什么不能用自己的风散自己的热呢?”

  他和团队开展攻关,通过不断的试验完善,终于攻克这一难题,采用流道式散热技术,用风机的风散变频的热,成功开发了全球首台一体式的流道式变频局部通风机。正是凭借这个技术,奠定了平安电气在矿井通风领域的优势。

  在平安电气,技术骨干肯定是股东,且这些股份,均来自董事长陈重新。陈重新在公司的股份,由最初的72%降至现在的42%,股东由原来的4个壮大到40多个。

  为什么主动让股?“大家都是相互成就的,没有这些人的支持,也不会成就今天的平安电气”。陈重新说,团队最重要,一个企业,无论个人多厉害,也只是一人之力,“众人划桨才能开大船”。

  在陈重新看来,平安电气这条“船”,已经走出河、湖,正向江、海进发:平安电气要由设备供应商向矿山通风系统服务商转变,既要做产品,更要拓展规划、设计、运营、服务以及矿山环保等业务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