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红网 > 企业频道 > 正文

映客创始人奉佑生:克制欲望,不忘初心

2016-08-04 09:45:12 来源:潇湘晨报 作者:文乃斐 龚依存 编辑:童妙

87711470162710687.jpg

我希望映客直播可以成为继微博、微信后的第三代社交平台。 ——映客创始人奉佑生

  “每一个创业者都要把自己包装成网红,他需要代言自己的产品。”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的一句话,印证着互联网浪潮中创业的当下——有人在电视上打赌1个亿,有人搞起网络拍卖,还有人干脆娶了网红,直接炒上娱乐版头条。

 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则相反,湖南公务员出身的他,为人低调,极少发声,然而这并不影响映客产品的高调大火。面对一年就能够杀出“百播大战”重围的成绩,他表示,作为创业者,面对欲望要学会克制,时刻记得最初的梦想。

  低调行事,产品和用户是第一位

  作为当下最火的直播平台,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和他的团队十分低调。今年以来,他只发了3条微博,粉丝数才7000多人。从“程序猿”到公务员,从卖企业资源软件系统再到创办多米音乐,直到成为当今最火的直播软件平台的CEO,他一直保持着低调的作风。“产品和用户是第一位的,因此,我的更多精力投入在产品上,希望把映客这个产品做好。”奉佑生说。

  1997年毕业后,奉佑生在湖南做了公务员,当他发现,这并非是他想要的生活,最终选择了离开。然而这短短的公务员经历,却给他此后的创业带来了些许经验。“一个公务员愿意辞掉稳定的工作跑来北京创业,肯定是有抱负的。”作为映客的投资方,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这样看待奉佑生的公务员经历,“做过公务员的人,一般对社会情况比较了解,懂得为人处世。公务员是比较安稳的工作,他放弃,应该是想做些大事,这种人是有理想和抱负的。”

  而当公务员的经历似乎赋予了奉佑生更多的敏感神经。在他开始做移动端直播时,他坦言,直播概念的爆发是因为王思聪一条置顶17(直播应用)的微博,后来17因为管理问题下架,在大众需要另一个直播出口时,映客的存在无疑吸收了许多17留下来的“红利”。而奉佑生从一开始就避免出现涉黄问题,这也成为映客在强监管中坚挺的原因,他对此解释:“我当过公务员,跟政府机关打交道比较久,我知道政策的底线。”

  不到一年,映客成“直播之王”

  在创业这条道路上,奉佑生一直在不断地探索和尝试。2000年,他脱离公务员的生活前往广州时,先是做ERP系统开发,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,先后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。“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,我做了10多年音乐软件,也没有等来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,是时候换个方向了。”

  2014年,奉佑生意识到直播软件的巨大潜力,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——蜜live。那时,奉佑生从视频直播社交中看出了价值。当时的他面临两种选择:第一是从蜜Live的音频直播里改出来,另一种则是直接做直播。最终他选择了后者,这也就意味着要白手起家。他说:“我相信这个东西一定要最纯粹、最简单,没有任何历史包袱。”

  于是,在众多的移动直播平台中,映客作为一匹黑马杀出重围,不仅用户量巨大,还多次在Appstore免费榜冲至榜首,获得了投资第一,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便从“百播混战”中杀出重围,成就了“直播之王”的美誉。

  专注用户,不随意往上添加功能

  当直播平台站上风口浪尖,创始人奉佑生也风头正盛。不过奉佑生却始终认为,作为创业者,“面对欲望要学会克制”。他要求团队不要触碰任何底线。他卸载了手机上其他直播软件,仅仅专注在用户的需求上,“做复杂容易,做简单难,我必须时刻克制自己想要往上添加功能的欲望。”而更重要的则是“不忘初心”。

  关于未来,奉佑生相信视频直播会改变中国社交的格局,“所谓的娱乐和消费都在手机上,现在看来视频社交可以很好地满足90后群体的社交诉求。”对此,奉佑生也有进一步的规划。“我希望映客直播可以成为继微博、微信后的第三代社交平台。”他告诉记者。

  针对互联网创业分析方向,奉佑生总结了四点,一是选择的方向要足够大,代表未来;二是避开BAT,能冲出来;三是能形成一个生态闭环,能赚钱;四是具有自我爆发性或者说自我传播性。在全新的创业浪潮下,奉佑生认为,下一个风口则是VR和直播,“会引发新的商业模式和产业链”。

  记者 文乃斐 实习生 龚依存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